1506500144101826

大力發展智能制造 突破我國制造業由大變強的瓶頸

發布日期:2017-10-18 22:39:17 點擊次數:

?


 李克強總理在工業和信息化部調研時指出,“我們提出中國制造2025,實際上就是要轉型升級”,并強調“要抓住智能制造這個核心”。國務院頒布的《中國制造2025》明確提出,“要加快推動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融合發展,把智能制造作為兩化深度融合的主攻方向,著力發展智能裝備和智能產品,全面提升企業研發、生產、管理和服務的智能化水平”。

  十八世紀中葉以來,推動人類進步的主要力量是制造業的發展?;仡櫄v史,我們就會發現制造業是帶動經濟持續增長的“發動機”,是決定國家經濟發展水平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制造業的每一次變革都成為人類進步的階梯。世界各國尤其是工業發達國家,都非常重視制造業,傾其全力發展先進制造技術。

  從制造業發展的歷程來看,經歷了手工制造、泰勒制制造、高度自動化制造、柔性自動化和集成化制造、并行規劃設計制造等階段。有專家總結,制造業的技術進步大體上每十年上一個臺階: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是單機數控,七十年代是CNC加工中心,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是柔性自動化,二十一世紀以來是以智能制造技術和智能制造系統為代表的先進制造業。

  得益于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和各學科間的交叉融合,先進的制造技術不斷發展,新理論、新技術、新工藝、新產品層出不窮,并呈現出一些新的特點和趨勢。其中,智能制造是先進制造技術的重要內容,受到了人們的日益關注,并逐步成為制造領域的研究熱點。專家們形象地描述:第一次工業革命實現了人的體力勞動的解放;計算機的運用實現了部分腦力勞動的自動化;旨在提高機器智能化水平和處理自動化水平的現代信息技術革命,必將進一步解放人的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

  當前,我國經濟進入了新常態,面臨的一個主要挑戰是,如何通過產業持續升級帶動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和從產業鏈中低端向中高端邁進。產業升級和經濟增長在現階段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不能想象沒有產業升級的經濟增長。產業持續不斷地升級,從中低端逐步邁向中高端,是一個經濟體實現工業化、現代化的根本途徑。從西方發達國家的歷史來看,他們都經歷過產業升級的過程,快一點、順利一點的,就成為大國強國,慢一點、坎坷一點的,就相對衰落下去。這方面美國、德國就是典型的例子,十九世紀后期到二十世紀初,美德先后超越英法等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躍升到世界前列,1860年世界工業產量前四位分別是英、法、美、德,到1910年已轉換為美、德、英、法,1913年美德英法分別占世界工業產值的比重為38%、16%、14%、6%。關鍵的一點就是在第二次工業革命中,美德順應產業變革趨勢,抓住機遇,在較短的時間內實現了產業全面快速的升級。二戰之后,一百多個國家只有十幾個實現了現代化,比如日本、韓國等國,共同的經驗就是根據經濟發展階段性的特點轉換相應的發展戰略,包括主導產業、政策選擇等等,促進并保持了產業持續快速升級,最終成為發達經濟體。而大部分的發展中國家,要么是工業化進程遲遲無法開啟,要么就是產業升級出現梗阻,經濟增長低迷,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潭,典型的如一些南美和東南亞國家,在20世紀70年代就進入了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但直到現在仍然掙扎在人均GDP?3000至5000美元的發展階段,并且見不到增長的動力和希望。

  產業升級的核心標志是什么?大家共同的看法就是勞動生產率的提升。在當前我國人口數量紅利逐漸消失、要素成本快速上升、產能過剩日益嚴重的條件下,繼續走過去那種主要靠擴大規模、外延式發展的路子已經難以為繼,必須將關注點轉到勞動生產率的提升上來。千方百計地提高勞動生產率,應成為今后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我國制造業發展各項政策的重中之重。要提高勞動生產率,主要的途徑是信息技術和制造業的深度融合,促進裝備和產品的智能化,通過信息技術改造和優化制造業全流程,提高企業生產效率和經濟效益。我們經常提到的數字化工業的典型西門子安貝格工廠,位于德國巴伐利亞州東部城市安貝格,是德國智能化未來工廠的代表,也是以德國工業4.0為目標打造的現代化工廠。該工廠通過數字工廠建設和智能化改造,擁有高度數字化的生產流程,每100萬件產品殘次品僅為10余件,生產線可靠性達到99%、可追溯性達到100%,預計2018年在不改變現有人員數量和生產面積的前提下,產能將增加3倍以上。我們必須通過大力發展智能制造,不斷提升我國制造業的勞動生產率,促進制造業升級,帶動服務業、農業等其他部門的發展,推動經濟社會邁向現代化。這關系到我國能否避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關系到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戰略目標的實現。

  同樣,大力發展制造業,我們面臨著兩大挑戰,一個是新舊增長動力的轉換,另一個是新舊競爭優勢的更迭。

  增長動力的轉換的挑戰。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最近發表的全球制造業報告指出,預計未來一段時期,全球制造業增長仍將處于較為疲弱的狀態。國際金融危機后,全球制造業增速放緩已持續了較長時期,根本原因在于新舊增長動力的轉換出現了斷檔。這個問題同樣困擾著我國。傳統增長動力正在減弱,但新的增長點尚未形成。隨著我國重化工產業平臺期的到來,加之金融危機后國際市場需求大幅萎縮,鋼鐵、化工、有色、建材等傳統產業的增速大大放緩甚至下滑。雖然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智能機器人等新興產業發展迅猛,但仍然不能對沖傳統產業增速下滑帶來的影響,在規模上尚不足以全面取代傳統增長動力,承擔起拉動制造業增長的重任。

  競爭優勢的更迭的挑戰。改革開放后,我國主要依靠勞動力等低成本競爭優勢,實現了經濟高速增長。近年來,隨著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逐年攀升,曾對制造業增長起關鍵作用的傳統競爭優勢正逐步流失。最近,美國波士頓咨詢公司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稱,“當前美國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中國高5%,更令人驚訝的是,到2018年,美國制造的成本將比中國便宜2-3%”,這一判斷是否準確另當別論,但從一個側面表明我國的低成本競爭優勢的確已經大大削弱。

  要應對這兩大挑戰,突破我國制造業中長期持續健康發展、由大變強的瓶頸,需要一系列新的戰略謀劃,《中國制造2025》已經指明了方向。這其中,智能制造占有尤為突出的地位。中國工程院院長周濟提出,“智能制造——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是新一輪工業革命的核心技術,應該作為制造業創新驅動、轉型升級的制高點、突破口和主攻方向”。這是中國制造發展的必由之路和不二選擇。

  智能制造的發展,將為制造業的持續增長構筑新的動力,帶來四大效應:一是創新效應。智能制造帶來企業生產制造技術的重大變革創新,徹底重構生產制造模式,從而促進產業的新舊交替,形成大量新的市場需求和投資機會,推動整個制造業乃至經濟的增長。二是融合效應。智能制造既包含信息技術和制造技術的融合,又推動新興產業與傳統產業的融合、制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從而促進整個經濟結構的變遷和生產效率提升。三是協同效應。隨著智能制造在企業中的應用,分工協作的模式將發生重大變革,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滲透到制造業各個環節、各個領域,企業之間逐步形成一個全新的智能化協同制造網絡,帶來全產業鏈價值的提升。四是先發效應。全球智能制造發展方興未艾,我國如果先行一步,在全球率先大規模推進智能制造應用,突破關鍵技術,并與我國已初具優勢的互聯網產業相結合,很有可能在這個領域形成新的競爭優勢,搶占未來競爭制高點。

  近年來,裝備制造業的發展越來越受到重視,以此作為向制造業強國邁進的主要內容和關鍵環節。馬凱副總理在制造強國建設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強調要“把推動中國裝備制造業升級作為邁向制造業強國的重中之重”,并提出要抓好六個方面的工作。從當前國際國內的形勢來看,要把裝備制造業搞上去,核心就是智能制造。近幾年來,發達國家展開了一系列戰略部署,比如德國“工業4.0”、美國“先進制造業國家戰略計劃”、法國“新工業法國計劃”、韓國“未來增長動力計劃”等等,他們的核心理念和重點領域都是圍繞智能制造。我國裝備制造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有了很好的基礎,在一些領域如軌道交通、電力裝備、通信設備等已經具有國際比較優勢。未來如果能夠牢牢把握智能制造這一主攻方向,采取有力的政策措施推動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深度融合,就有可能在更多的領域形成優勢,更多的中國高鐵、中國核電走出國門、走向世界,推動我國制造業在持續增長的同時加快邁向中高端。

  要實現好智能制造,核心是要解決實施路徑和保障措施的問題。

  一是要加強頂層設計。智能制造怎樣推進,頂層設計很重要。我國制造業體量大、層次多,地區、行業、企業的情況差異很大,既要整體推進,又不能搞“一刀切”。應該差異化地制定指導各行業各地區、不同類型企業推進智能制造的路線圖,在宏觀上引導企業循序漸進、量力而行,務實有效地推進智能制造的應用推廣。美國早在2011年就由美國智能制造領導聯盟發表《實施21世紀智能制造》報告,就5大方面15個細分領域提出了目標和規劃。因此,我們近期要組織好力量,高水平地編制“十三五”智能制造發展規劃。

  二是落實創新驅動。中央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激發了全社會的創新熱情。在貫徹落實《中國制造2025》、互聯網+行動、推進智能制造發展的過程中,要充分發揮創業創新的驅動力。社會上尤其是年輕人對創業的關注要多于對創新的關注,實際上,對于我國制造業而言,更要注重創新。我們要按照《中國制造2025》的部署,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并重,突破智能制造的一系列關鍵核心技術,積極培育發展新業態新模式;也要鼓勵企業在實踐中結合自身特點和優勢,探索智能轉型的途徑和模式。在“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建設工程”實施中,也要重視智能制造的創新中心建設。美國國家制造業創新網絡計劃提出后,前兩個中心分別是“增材制造(3D打印)創新中心”和“數字制造和設計創新中心”,這都與智能制造有密切關系。

  三是抓好標準制定。智能制造涉及企業內外部各種設備、裝置、流程、業務的接口,需要說普通話,不能你說你的,我講我的,否則容易形成“信息孤島”。解決這個問題,關鍵是制定好標準,通過標準來引導企業智能制造的應用普及。更為重要的是,智能制造的標準領域競爭很激烈。例如,德國工業4.0戰略提出了8項保障措施,第一項就是標準化。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提出“工業互聯網”,決定2015年向所有企業開放Predix操作系統,事實上就是準備將Predix打造成為工業領域的安卓操作系統?;赑redix平臺的APM(資產性能管理)每天監測和分析來自1000萬個傳感器的5000萬項元數據,可以幫助客戶將海量數據轉化為準確的決策,最終幫助客戶實現零意外停機。這些都提醒我們在標準上一定要高度重視,及早部署。我們前段時期已經制定了兩化融合的標準體系GB23000,智能制造的標準體系完全可以和GB23000有機融合,無需再另起爐灶。

  四是推進試點示范?!吨袊圃?025》發布后,全社會對智能制造高度關注,很多企業也開始謀劃向智能制造轉型。但是,什么是智能制造企業?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工廠到底什么樣子?我們往往都去參觀考察西門子的成都安貝格工廠、寶馬的沈陽鐵西工廠。在這方面,我國企業如海爾、徐工也都有很好的基礎和經驗。從國外的情況看,新技術新應用的推廣,往往由政府和企業聯手推動一些“燈塔項目”等等,實際上就是試點示范。不久前工業和信息化部評審發布了第一批46個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就是要通過試點不斷總結經驗和教訓,進行技術、標準、機制、模式的探索,切實發揮這些典型的示范引領作用,把今年確定的智能制造示范行動計劃落到實處。

  五是注重培育市場。從發達國家的發展經驗看,長期穩定的市場是新技術新產業發展的必要條件。我們產業規模大、市場需求豐富,有大國大市場的優勢。但目前國內智能制造裝備70%以上的市場份額被外資企業占有。2014年,我國共銷售工業機器人5.6萬臺,但其中國產機器人只有1.7萬臺,僅占29%,并以三軸、四軸低端機器人為主,六軸等高端機器人以國外企業為主,并且減速機、控制器、伺服電機等關鍵零部件還要依靠外資品牌。高檔數控機床絕大部分依賴進口。未來我國智能制造能否很好地發展,市場培育至關重要。對領先市場進行培育已不僅是企業擴大市場份額的需要,而且是體現國家意志的戰略導向。在領先市場培育問題上,歐盟的經驗值得借鑒。2007年,歐盟推動并實施了“歐洲領先市場計劃”,研究建立了潛在領先市場的標準,選擇電子醫療等六大重點領域實施多樣化的政策工具組合。今后,我們要多管齊下,通過政府采購、貸款優惠等需求側政策加快培育智能制造市場。

  總的來看,智能制造不僅本身蘊含著一系列的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增長空間,更為重要的作用是促進整個工業的改造提升,向高效率、高附加值的現代產業體系轉型。我們要通過大力發展智能制造,在智能轉型中形成新的增長動力、培育新的競爭優勢,搶占未來世界制造業競爭的制高點,努力實現我國制造業由大變強。

作者:?江西省委常委?省政府黨組副書記?毛偉明


應用方案

中文色有码_欧美日韩国产在线人成_亚洲日韩国产一本视频